曲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个人传媒文章详情

谁是幕后操盘手?死刑犯孙小果如何变身狱中“发明家”,再到昆都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2019-05-17阅读 117 曲靖佰事通 我要关注

很荣幸,已经超过400万曲靖人阅读过曲靖事通

据《昆明日报》,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夜场大名鼎鼎的恶霸也叫孙小果,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从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昆明市公安局等多处权威信源确认,上述两个孙小果为同一人,孙小果案是昆明市公安局正在侦办的一起专案。


网曝孙小果20年前照片

经调查发现,一审被判死刑10年后,孙小果曾于2008年10月2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专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孙小果注册经营多家夜店。


外界好奇的是,一个20多年前已经被判处死刑的人如何“死里逃生”?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从死刑犯变成狱中“发明家”,到走出监狱,再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专利申请


2008年10月27日,一名叫孙小果的申请人曾就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


知识产权及律师界专业人士分析,孙小果其中一次为减刑,或与专利申请有关。根据最高法当时规定,孙小果2008年申请专利时,理应还在服刑期即使孙此后从死刑改为死缓,此举很大程度或为减刑。



孙小果此前申请的专利 


据当初此项发明专利的代理人何某证实,申请人就是之前被判死刑、后又涉黑的孙小果。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专利检索”显示,该窖井盖的说明书介绍,由于城市下水道窖井盖仍多次大量被恶意偷盗或损坏严重,造成了一系列的伤车伤人的恶性后果,该发明正是为了克服窖井盖结构极易被盗的缺陷而提供一种既能降低制造成本,又能起到防盗作用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


何某回忆,2008年是孙小果的母亲找到他所在的事务所,并提交了发明专利的相关资料,要求为孙小果代理专利申请事项,“起初我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孙小果,我们做的就是这个业务,我按照正常程序就给他代理了。”


何某称,最近媒体报道被判死刑的孙小果复出后又涉黑,他听一位朋友告知后,回头复查当年的信息,确认了孙小果的身份,“这个专利现在已经过期了。”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的信息显示,该发明从2009年5月6日公开,至2012年1月4日专利权终止。


孙小果专利申请所留的昆明住址


孙小果申请专利时,所留地址位于昆明市滇池边一别墅小区内。5月6日,记者探访该高档小区时发现,那是一栋3层的联排别墅,大门紧锁。小区内居民称,户主是名女性,人在北京,春节前已将房子出租。附近房产中介查询资料后证实了这一说法。 


关于“监狱发明家”,媒体曾多次公开报道揭露打假。2015年5月13日,《焦点访谈》报道称,服刑人员利用发明创造获得专利是骗取减刑的捷径,个别监狱管理人员因私心杂念因此被拉下水。


报道称,我国刑法第78条规定:“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的”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应当减刑。而认定“发明创造”的最重要根据,就是获得国家专利认证,这是法院判定减刑的重要依据。


上述报道还称,2014年前,对发明专利减刑的法律规定不完善,《刑法》第78条以及《监狱法》有关重大立功的第29条,较为笼统,存在漏洞;但从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反映的情况来看,这些问题依旧存在。


家庭背景


外界无从知晓,被判死刑的孙小果通过怎样的方式,从“阶下囚”成为夜店老板,但其神秘的家庭背景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孙小果,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


据《南方周末》《新京报》此前公开报道,1997年强奸案发时,孙小果的父亲(继父)李桥忠就担任昆明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孙小果在当地也有“孙衙内”之称。孙小果母亲孙某某在昆明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侦队。孙小果曾经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的领导刘思源之前也已经因为腐败问题而落马。


昆明多位熟悉李桥忠的知情者称,李桥忠是从部队转业到公安,2002年从五华区公安分局调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已于2018年退休。


多人被查


多个信源向澎湃新闻证实,孙小果服刑期间是在云南省第二监狱执行。


公开资料显示,刘思源历任云南省第二监狱教育改造部副教导员、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处长;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调研员;2018年10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2018年11月退休。


2019年4月13日,已退休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与此同时,云南省第二监狱一名监区长也因孙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违规减刑。涉及孙小果案件的一名承办法官,退休后已坠楼身亡,原因与抑郁症有关。 


5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最新通报称,已退休6年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梁子安履历显示,他曾于1979年10月至2013年12月,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担任刑二庭副庭长、审判监督庭庭长、审判监督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正处级),2009年12月至2013年12月,任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多位云南政法界人士认为,梁落马,或与孙小果案有关。


今年以来,昆明公安系统和监狱系统持续反腐。


昆明市五华区政府副区长、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涂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昆明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南省纪委监委4月12日发布消息,昆明市官渡区副区长、区公安分局局长李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与李进同一天被查的,还有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因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公开资料显示,朱旭历任云南省昆明监狱监狱长、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官渡区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也在4月12日被查。


4月25日,昆明市石林县委宣传部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吴井派出所所长粱琨涉嫌严重违法,吴井派出所巡逻防控中队副主任科员马燕昆涉嫌严重违法,官渡分局协警王谊涉嫌严重违法,目前3人均正接受石林县监委监察调查。


另据《昆明日报》报道,4月2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下沉督导昆明市工作反馈会召开,督导组组长韩勇主持会议并反馈督导情况。


孙小果  当地受访者供图


恶行累累


孙小果经常开着父亲的“云O”牌照警车,在昆明街头,横行无忌:敲诈舞女、殴打舞女、殴打路人、强奸少女。


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中国法律年鉴(1999)》披露,法院一审查明,1997年,孙小果曾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情节。


上述文章中的另一个情节发生于1997年11月7日21时许。法院一审查明,孙小果为让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张某萍和男友汪某庆的下落,纠集指使其他6名被告人将张某某和女性朋友杨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TV”包房内。孙小果等人即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


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被害人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另有7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998年初,《南方周末》以《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为题,曝光了孙小果及其团伙在昆明的恶行。


昆明恶霸


2019年4月24日,《昆明日报》头版的一条消息,将21年前的孙小果再度拉回人们视野。


据《昆明日报》报道,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期间,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


多个权威渠道证实,此次扫黑除恶被打掉的孙小果,就是此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


事实上,早在此次被定性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之前,昆明坊间就盛传孙小果没有死,出狱后还注册了多家公司。


多位昆明夜场人士亦向澎湃新闻证实,孙小果出狱后改名换姓,身材发福,以昆明M2酒吧老板的身份为圈内人士熟知,认识他的人都喊其“大李总”。


孙小果出席夜店庆典


M2酒吧隶属昆明咪兔娱乐有限公司(简称咪兔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5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为缪黎辉(持股46%)、李林宸(持股42%)、栾皓程(持股7%)、骆燕(持股5%)。《新京报》报道称,其中的李林宸就是孙小果。2011年8月,李林宸的名字最早出现在昆明商界,担任昆明福井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2年2月,福井餐饮名称变更为昆明饱食杰餐饮有限公司,李林宸同时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相关信息显示,在2015年5月27日M2酒吧玉溪店开业庆典之夜,身着一身花衬衫的孙小果出席并多次与人合影留念;2016年5月9日晚,在M2酒吧庆祝3周年之际,他果和友人在酒吧合影,身穿花衬衫的他坐在最中间。
2017年,昆明昆都的夜店全部关闭,M2酒吧搬往另一处,更名为银河俱乐部(Galaxy Club)。


俱乐部隶属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是云南银合集团继M2酒吧后推出的全新品牌。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孙小果持股95%,栾皓程持股5%。也是
2017年初,在银河俱乐部举行品牌发布会上,孙小果身着一身笔挺西服亮相,两旁被众人簇拥,身后背景墙上还有孙小果的艺术签名。


工商资料显示,除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外,孙小果还与生意伙伴栾皓程等人出资注册多家公司,这些企业成立时间均在2017年以后。
目前,包括银河俱乐部在内的多个与孙小果关联的企业、夜店,均已关门。相关公司人员电话或拒绝接听,或直接关机。


接近此案的一位律师和多年追踪孙小果下落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作为涉黑涉恶团伙再度被打掉,系因孙小果打架引发。不过,此消息尚未获得官方证实。


正义,从不缺席


像孙小果这样恶霸,一再挑战法律底线,影响至深,行为之恶劣,但自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于4月1日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的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真是大快人心!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打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从不缺席!


扫黑除恶的相关认识


全国扫黑办在4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中公布了四份法律文件,从法律层面理清了“恶势力”“套路贷”“黑财产”“软暴力”这4个概念


1、恶势力:

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2、“套路贷”:

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3、“软暴力”:

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


4、处理“黑财产”:

司法机关在查明黑恶势力组织违法犯罪事实并对黑恶势力成员依法定罪量刑的同时,要全面调查黑恶势力组织及其成员的财产状况,依法对涉案财产采取查询、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并根据查明的情况,依法作出处理。处理既包括对犯罪分子犯罪所得等的追缴、没收,也包括对被害人合法财产的依法返还。


把恶势力的认定和惩处严格用法律界定,把“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作为判断恶势力的主要标准,目的就是为了精准打击,用铁的规则筑起维护群众安全感的堤坝。


风暴荡尽尘埃,细雨润物无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期三年,但扫黑除恶的工作不会因三年到期而停止。黑恶不除,绝不收兵!


原标题:《孙小果变形记:死刑强奸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消息来源:澎湃新闻




分类信息:找工作 找房子 找二手 . . .

不管您是招聘找工作、还是房屋出租出售

买卖二手车、寻人寻物、搭顺风

商务合作微信:wr13232


上一篇:差点离婚!O型血爸爸和A型血妈妈生出B型血宝宝,医院鉴定结果却出人意料

下一篇:大快人心!曲靖这个以村委会主任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开庭受审!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客服中心 联系我们 搜索 官方QQ群

QQ|关于我们|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曲靖论坛 ( 滇ICP备12002555号 ) 本站已运行滇公网安备53032402000512号

GMT+8, 2019-9-20 15: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